2015-03-18
石正慈:我的日子如何

「你的日子如何, 你的力量也必如何」(申命記33:25),我初信主時,看這句話,心想,日子過得順心順意,當然自覺力量充沛,反之,若在逆境中,患病中,身心靈面臨挑戰甚至擊打,不要說何去何從,每一日也是舉步乏力,應當如何面對這個處境呢?但感恩,神的話不是這個意思。

我的父母約三十年前離世,分別患腦癌和腸癌,當時年輕的我,所明白的不多,只體會到生命是如此的脆弱,如雲霧,過了片時就消散了。縱然這樣,亦從沒想到自己也會患癌。2007年確診患上腸癌,平日健步如飛,一副健康達人的模樣,怎樣也難以相信內裏的病變,而且是晚期,好像告訴自己,健康的配額已耗盡,以後的日子就順應天命了。力量?不知從那裏可獲得?勇氣?是那丁點兒見步行步的氣力。盼望嗎?不敢奢想。腦中只浮現出癌病的魔咒,最終必如父母般的結果,離開這個世界。回望自己的年月,生活過得無目標,生命很蒼白,像浩瀚人海中的一粒小水點,隨浪浮沉,日子這樣快就人到中年,現在竟然發現比預期更早死去,心有不甘,也開始思想,人來到這世界究竟有無意義?

神為何這樣的待我?患病前,我是一個在基督以外的人,對大能的神的認識,極之膚淺,為何神竟然從我患病的起點上一路施恩扶持我至今?在整個治療過程中,遇上的艱難和驚嚇,祂領我平安過渡,生活上的實際支援,同路人的鼓勵,家人朋友們的關懷,甚至從未謀面的基督徒,祂也一一派來這些天使們適時出現, 為我打氣;最出人意外就是病情轉佳,已沒有癌細胞的踪影,心中立時充滿信心和力量, 但神在我生命中的工作又怎會這樣快完結呢?半年後, 病復發了,接受治療,半年後,再復發,又治療,神的手仍是溫暖有力的拖著我,「勝敗不在乎你們,乃在乎神。」 (歷代志下 20:15) 我深深領悟到神無條件的救我,一次又一次,我必須要認真地去認識祂。

從家往返第一城教會,中間有個大老山隔開,方便嗎?我欣然接受,這是神為我預備的教會,預備了溫柔的姊妹接待我,聽她分享兩次患癌的經歷,但表現的盡是喜樂的心,且態度謙卑誠懇,令我發現信耶穌的人竟如此與別不同,這挑起我很大的渴求去尋求祂,隨後也加入教會的癌關小組。聖靈內住的好處是與神這麼近,但讓祂的榮光照透內心的陰暗,很多時也不好受,不馴服的心仍時有浮現,錯過很多與主相遇的機會,但慈愛的主不住的修剪,祂所愛的,必定管敎。神把我放在癌關的服侍上,讓我面對自己的限制,學習專心仰望信靠神,更從患病的弟兄姊妹中,看到神不離不棄的愛。

一位姊妹因患癌才步入教會,盼望信仰可以醫治頑疾,整個服侍小組對她殷切的慰問、代禱、陪伴,也有牧者到醫院或家訪慰問,彼此建立深厚情誼,縱然姊妹的身體逐漸衰弱,但從弟兄姊妹對她的關愛中,領悟到這愛是從天上來的,她說 「神是愛」,我看到神將她調整至屬祂的軌道上,讓她全然順服信靠。在她安息主懷之後,癌關小組繼續關心這個家庭,保持聯絡,她丈夫隨後也加入教會,在受浸的見證中引用詩篇23,記念著他妻子生前經常跟他一起讀的詩,而我送贈給他的浸禮紀念品,內裏就是寫上詩篇23,神是行奇事的神,祂用了這篇詩把我們結連在一起,在地上的,在天上的,同是一家人,有了很親密的關係,神的慈愛讓我們同得安慰,然而,神奇妙的工作仍沒有停下來,在剛過去的聖誕節,姊妹的奶奶也受洗歸主,老人家說是聽從姊妹生前的勸告,並且也十分盼望在天家與她重聚。神祝福這個家庭,賜下寶貴的救恩,也讓我在服侍的歷程中,對神的性情,祂的憐憫和恩慈有了更深的體會。

服侍的過程中,偶有背負重擔的壓力,見到病人康復過來,當為此向神獻上感恩, 但面對仍在病中奮力掙扎的病友們,難免有無力感,心情或有沮喪。若是靠人的力,定有枯乾之時,但感恩有整個服侍團隊,雖然各人性情恩賜不同,但正正如此,可以彼此配搭,分擔,把需要帶到神的面前禱告,求神指引,很感恩,原來神與我們一直同工同在同心。而我因病尋得了天上的父,得著最美好的名份,生命從此再不一樣,心中踏實平安,知道走對了路,所作的有了永恆的價值。在癌關的路上,帶著主耶穌的愛與病人結伴同行,與神同行,就是我得力的源頭,日子愈是看似艱難苦澀,神所賜下恩典,供應和出人意外的平安,就愈見豐盛,叫我不再膽怯,如祂應許:「你的日子如何, 你的力量也必如何」。

©2020 by Hong Kong Christian Cancer Care Association. Proudly created with Wix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