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8-12-31
羅永德弟兄︰我對癌病的感受–絶境逢生

2015年4月18日星期六是長孫的4歲生日,應該是高興的日子,但是當天我們一家人抱頭痛哭,因為當天兒子收到他的醫療報告,證實了他患有急性淋巴血癌 (ALL - Acute Lymphoblastic Leukemia)。



我也曾是癌病患者,是初期的膀胱惡性腫瘤,切除腫瘤及6次化療,就輕易渡過。我家六兄弟姊妹其中五人都是癌病患者。




兒子在發病時,是38歲,有一位當律師的賢妻和兩名分別4歲、2歲半的活潑兒子,並在一間環球性的銀行擔任香港公司之副總裁,他的事業可以說是如日方中。他在10歲時曾患上有生命危險的腦膜炎,康復後的人生是順水行舟,但為何急性淋巴血癌要發生在他的身上呢?我只能向兒子抱歉地說 〝你生於一個患癌高風險的家族〞!



兒子處事是非常有條理亦有其主見,獲悉醫療報告後,他已安排駐養和醫院的資深腫瘤科的醫生梁教授為他主診治療,兩天後即2015年4月20日便進入醫院,當時癌細胞擴散已有六成,經過6個月的8次化療、1次電療後,他的病情依然嚴峻,梁教授認為兒子必須要接受骨髓移植 (抽取周邊造血幹細胞)。因此於2015年11月瑪麗醫院的內科部主管李醫生成為他的主診醫生。



兒子搜尋全球骨髓捐贈者資料庫幾百萬個資料,沒有一個八種基因是全配對。後來發現有三名已登記捐贈者的骨髓,有七種基因配合,這種不是全配對的移植風險較高,但仍是一個希望,可惜這三位人仕都拒絕捐贈了!為何他們會退出呢?這會令受惠者失去救命的機會!



除了依靠捐贈者資料庫外,兒子的公司亦為兒子在各地辦了驗血行動,公司全球的員工千多人參與,我們的親戚朋友亦踴躍支持,希望讓兒子和同類病患者有多些生存機會!



我於1966年加入聖公會聖三一堂少年部,於1968年在聖三一堂洗禮,其後沒有再去教堂崇拜,對基督教的信仰淡薄了。兒子則比我虔誠,他於2010年在香港聖公會 Christ Church洗禮,他全家都是基督徒,每週都去教堂崇拜。



當尋找兒子適當的骨髓移植受挫敗時,令我懷疑神的存在。全能、全愛、至善的上帝為何容許魔鬼的存在?為何讓兒子患有這種絕症?為何找不到適合的骨髓?為何要破壞一個美好的家庭?



但在這個絕望、無助的情況下,冥冥中就需要宗教信仰的支持。「在絕望中我們會想到上帝,尋找上帝,在生死無常的苦難中,我們愈會反省生命和它的價值,人從何而來,將要何往,叫我們更珍惜生命, …….. 只有靠創造天地萬物和我們的上帝的憐憫,我們才可得著安慰和平安,憑著信心,從祂那裡可得著勇氣,去面對苦難」。



我向年青時的少年部主任鄧慶年,即現時聖三一堂的鄧會吏長求助,鄧會吏長懇誠地為我兒子祈禱、祝福,祈求主的帶領,讓兒子可以康復。而Christ Church的堂牧師 Ross Royden和 Dr. Eric Chong亦為兒子祈禱祝福,這些祈禱和祝福令我心情開朗了,解鬆了絕望的困境!好像神在對我說: “不用怕,我在支持著你的兒子” !



「你們祈求,就給你們;尋找,就尋見;叩門,就給你們開門。因為凡祈求的,就得著;尋找的,就尋見;叩門的,就給他開門。」(馬太福音7:7-8)



在病榻中的兒子,一邊接受更多化療的痛苦,包括肉體上和心理上的煎熬,一邊無止境地等待骨髓移植,他的心情是極度沉重,他沒有怨天尤人,堅強地默默承受著。李醫生想到最後一條出路,就是做單倍體骨髓移植 (即由父或母親捐出骨髓給子女作移植),但基因通常只得一半吻合,因此移植後排斥風險更高。過往,瑪麗在此類移植沒有成功案例,可以說是在無路可走之下,挺而走險都要一試。



我和太太馬上驗血,我的是6份吻合、而太太的是4份,決定由我捐出骨髓。當時61歲的我,有慢性病、長期服降血壓和心臟藥、曾是癌病患者。李醫生需要我抽骨髓前做些非常嚴格的全身體檢,過程中發現及切除大腸內的14粒瘜肉,其中4粒是癌性的。手術後專科醫生向我說 “你的兒子救了你一命” 。這是神的安排 !



2015年底,我進行抽取周邊造血幹細胞,不用麻醉,臥在床上每天四小時,兩天便完成,已抽取足夠的幹細胞。過程如分離式捐血,事後沒有任何不適。於2015年12月23日,兒子接受骨髓移植的手術,成功了!出現的移植抗宿主病,不算嚴重,只是皮膚有少量紅疹及口腔有些潰瘍。2016年2月兒子出院了,可以重享天倫之樂!。



但好景不常,2016年7月,兒子的癌病復發,又要再入醫院。李醫生沒有放棄,說:“還有一個機會,就是太太做捐贈者”。身居英國的太太,當時年屆60歲的她,為了兒子的病,頻頻兩地,真的是精疲力盡。抽取周邊造血幹細胞時,因為份量遠遠不足夠,所以要自費多打一針白血球生長激素的加強版,結果用了三天時間才能成功抽取足夠的份量。2017年1月10日,當天她的幹細胞直接輸入兒子,骨髓移植成功了。神蹟地,兒子再次康復了,2017年2月出院。



「疲乏的,他賜能力;軟弱的,他加力量。就是少年人也要疲乏困倦,強壯的也必全然跌倒;但那等候耶和華的,必從新得力。他們必如鷹展翅上騰,他們奔跑卻不困倦,行走卻不疲乏。」(以賽亞書40:29-31)



兒子在醫院住了26個月,病情是一波三折,教人氣餒。共做了15次化療療程、3次電療,消除體內的癌細胞,正常的血球也不能倖免,白血球跌至最低點,身體沒有免疫能力,非常虛弱,接近過死亡的最低點。在化療藥物的肆虐下,看見兒子所受的痛楚、折磨,只能強忍眼淚,但他從沒有向我們吐苦水。



「你們所遇見的試探,無非是人所能受的。神是信實的、必不叫你們受試探過於所能受的,在試探的時候,總要給你們開一條出路,叫你們能忍受得住。」(哥林多前書10:13)



2018年3月,病發後整整差不多三年,康復了的兒子可以回公司上班了!他目前需要每3、4個月回醫院檢查身體。



若不是神的恩典和慈愛,加上衪的大能,和祂賜予兒子對祂的信心,兒子所面對的絕對不容易跨過。在神的眷顧下,兒子繼續走他人生的路程。



「忍受試探的人是有福的,因為他經過試驗之後,必得生命的冠冕,這些是主應許給那些愛祂之人的。」 (雅各書1:12)



癌是可以致命的疾病,但不是絕症!癌病康復者的病會有復發的機會,但人人都有機會患癌病!死亡是必然的,延續生命是堅持的!



「所以不要為明天憂慮,因為明天自有明天的憂慮,一天的難處一天當就夠了。」(馬太福音 6:34)



我很感恩,兒子三年的病患,病情反覆,在神的陪伴著能成功走出死蔭的幽谷。我同意陳慧忠醫生的說法:「苦難往往迫使我們更能體會到生命之無常,從而更懂得珍惜生命,珍惜眼前人 ....... 不是只追求 add years to life,而是努力 add life to years的行動」。



「其實明天如何,你們還不知道 …….你們只當說,主若願意,我們就可以活著,可以作這事,或作那事。」(雅各書 4:14-15)



我要感謝醫護人員;我要感謝聖公會的牧者同工;我要感謝我的老闆和同事,讓我百忙中抽出時間和精神處理兒子的事情,我感謝家人親友的支持。我更感謝神的恩賜、眷顧,使我認識到 神是存在的,經歷祂的慈愛和大能。我於2018年11月接受了聖公會郭主教的堅信禮,回歸主的懷抱。今後,願以自己的生命來回應神的愛,積極參與聖三一座堂 <杖竿團契> 的服侍。



我很感恩,因為家中六位患癌者:姐姐、妹妹、兒子和我都康復了,現都健全。這是神的恩典,是神的奇蹟!




「當將你的心交托耶和華,倚靠衪,祂就必成全。」(詩篇37:5)

©2020 by Hong Kong Christian Cancer Care Association. Proudly created with Wix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