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20-05-22
劉志成︰行過死蔭的幽谷

人生高低起跌,在所難免,只有默默接受。但當面對生死時刻,誰能瀟灑無畏。2015年突然得知肺有一個陰影,年三十晚只有抱着盡快查明的心態入院,但當知道真相後,心裏為之一沉,我故作冷靜同太太商量,她頓時哭成淚人。早期發現肺癌是可以醫治和康復的。但怎估到手術後 才是惡夢開始 當麻醉藥過後第二日,傷口劇痛,打完嗎啡針後嘔吐不停,真是百上加斤,我面色蒼白,只不過行了七、八步,我已生不如死。檢查後,發現肺有漏氣,每當我講話時,就會不停咳,完全無氣。醫生幫我打藥黐肺,過程只會加深痛楚,我住院兩個星期後才勉強出院。

出院後,我不能講話,連吞嚥都有困難。兩星期後覆診,X光片顯示肺縮細了,最終查明,氣管縫線位出現漏氣,醫生重新做一連串情序,插喉、照氣管鏡,黐肺,我痛哭難受,深深體會主耶穌偉大,承受極大皮肉痛苦。當時我仍然抱有希望,透過氣管鏡修復漏氣部位,但是怎會那麼簡單。

不足三個月,有一個晚上發高燒,初時以為是腸胃炎,入院證實是嚴重肺炎,心、腎都有問題,醫生擔心我出現敗血性休克,即時通知太太,她整夜痛哭難眠,幸得教會癌關小組代禱支持,經過九小時手術搶救,總算走過死蔭幽谷。手術後,懷疑氣管仍有漏氣,醫生勸我再做手術根治,我當場灑淚,憤怒、失望,氣管漏氣沒完沒了。此刻,我深信只有造物主才能幫我,再一次將生命全然奉上,深信祂總不會離棄我 於是決定再做手術。兩個半月後,我滿心歡欣出院過年。出院前,醫生囑咐我右肺有一個虛位,將會是細菌溫床,以後我會較容易有肺炎。左肺亦發現有腫瘤須轉介腫瘤科。

肺炎咒詛始終揮之不去,一連七、八次肺炎,出入醫院渡假,已成等閒之事。長期發燒、真是有苦自己知,但想到年幼兒子和太太,未能盡對他們的責任,而且隨時都會捨他們而去,心裏非常難過。

由於咳嗽日益嚴重,亦無法根治,短短三個月,我體重只剩下80磅,鏡中自己是一個陌生人 身體日漸朽壞,但內心不斷更新,我學會更加倚靠神 2017年6月入院,相信是真菌入肺,咳血不止,情況危險,醫生叫齊家人到院,緊急手術前,在親人見證下,牧師為我進行灑水禮,得着神祝福保守和憐憫,可再出院。但腫瘤科醫生懷疑我右邊肺癌復發,但出奇地我內心平靜。

我和太太盼望能一起參加教會2018正式浸禮,不住的禱告,排除自身顧慮,山竹颱風影響,最終我們能為神作見證。雖然浸禮一星期後我要入院,但我滿心歡喜,因浸禮當日我仍然咳血,但返到教會竟然有少許咳,亦能上台講見證,開開心心與親友分享重要日子,顯明這莫大能力是出於神。

數算過去四年,沒有一晚可以安睡。2019年初五晚上,我在睡房如常咳嗽,突然聽到胸口發出一聲〈 時…..〉漏氣聲,才發現右肺(曾鋸肋骨)凹陷位置穿了一個小孔,有黃濃流出,真是嚇了一跳。入院證實有一小管道由右肺通至小孔(半厘米),是一個天然造口。之後,我就再沒有咳,而且漸漸穩定康復,神奇妙作為又一次臨到我身上。

經歷過兩次的生死,我凡事感恩,更加珍惜身邊人。患難見真情,非常感謝太太照顧扶持。手術後遺症,滿心憤怒,苦毒攻心,只有靠着主恩典,才能解開苦結。人無完美,不再執着失去,全心跟從主,走完天路。

2020-05-22
劉志成︰行過死蔭的幽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