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21-04-01
許玉梅︰坦然無懼.與癌共存

喜樂的心乃是良藥,憂傷的靈使骨枯乾,感恩主與我同行!

我叫玉梅,今年55歲,2013年3月確診四期乳癌至今接近八年。2013年是難忘的一年,在慣常的婦科檢查中,發現左邊乳房有硬塊。醫生說︰「不用擔心,應是乳腺增生。」心想多年婦科醫生只用人手檢查,沒有提議我做乳房造影素描。後來,從網上找到一些身體檢查套餐,除基本檢查外,也包括乳房造影素描,並有醫生解釋報告,於是我便選擇了這個身體檢查。完成後的兩天,醫生便約我講解結果,告知我左邊乳房有腫瘤及鈣化點,懷疑是癌症,建議盡快找外科醫生跟進。

經轉介,到了乳房外科醫生求診,作抽針化驗,結果確診癌症。醫生表示應盡快接受手術;碰巧接近復活節假期,約期並不容易,家人知道我患癌後十分擔心。妹妹為我找了一位醫院的婦科外科醫生,再次抽針安排手術;院方要求術前照「正電子掃描」(Positron Emission Tomography,簡稱PET Scan) 。兩天後院方通知,請我盡早與家人一起見醫生。當時我深感不妙,心中充滿恐懼,在家跪在地上不停的大哭。喃喃自語地說:「上帝求祢幫我,我好驚!上帝求祢幫我,我好驚,上帝呀!」

我真的非常懼怕!我致電上班中的丈夫,邊哭邊說:「醫院要緊急約見我們。」於是,丈夫和我趕去見醫生。醫生說:「PET Scan報告,有個壞消息,左邊乳房腫瘤有三點八厘米,另發現肝有兩點,懷疑已擴散,不能施手術。所以取消原本已預約的手術時間;因腫瘤已擴散,故癌症列為第四期;抽針結果是乳癌her2,即活躍擴散型。」

我想到四期即末期癌症,是否很快便要離開世界?當時我和丈夫被嚇傻了!丈夫安慰我,又願樂支付治療費用,希望我可以痊癒。醫生介紹我到化療專科,先縮細腫瘤後,再做手術。我在私營診所接受了兩針化療和標靶藥,再請醫生轉介到政府醫院繼續療程。原來治療費用非常昂貴,每針也超過萬圓,縱使到政府醫院進行化療、使用標靶藥物也需自費。因我們有點積蓄,加上丈夫承繼了遺產,雖然不多,但已超出申請資助的資格。我接受了六針化療藥 及十八針標靶藥,共花了四、五十萬。雖然乳房腫瘤不見了;可是醫生說:「這是長期病,未能根治,需要長期利用標靶藥控制,直到抗藥再轉藥。」我是基層出身,十分介意付出高昂的醫藥費,更不想傾家蕩產,於是決定不採用醫生的治療方案,只保留定期覆診觀察病情。

2020年 9月覆診,因腫瘤大了許多,我終於接受醫生的勸告再次進行治療。當年需要自付藥費,現在已不用了。終於,我在2021年 1月19 日打了第一針化療,身體仍有點不適,但感恩現在的化療副作用比起當年已減輕了很多!

感謝主與我同行,讓我坦然無懼,與癌共存!

©2020 by Hong Kong Christian Cancer Care Association. Proudly created with Wix.com